自5/30第12次化療以來,已經度過了1個多月沒有藥物治療的日子,既然原先的藥物已經無法抑制腫瘤的生長,新藥又還在申請中,這段期間唯一能依賴的就是自身的免疫系統。廖醫師安排我每週回診,確認一下腫瘤是否有惡化,倘若真的情況嚴重,就必須放棄申請中的試驗標靶用藥,改以自費標靶藥物(28萬元/月)或採用其他副作用大的化療藥物來治療。為了撐過這段治療空窗期,在營養補充品的攝取上(牛樟芝、青花菜苗),我吃的劑量都已經到達上限,每天還對自己的身體精神喊話,千萬要熬過去啊!

這段期間會有的症狀就是胸悶、胸痛,也時常感覺很喘,而咳嗽的狀況也是時好時壞,嚴重時會伴隨著嘔吐;有幾次搭捷運時因為突如其來的狂咳,吃的食物基本上已經吐出來了(在嘴裡),口罩也弄髒了,偏偏手邊沒有可以裝嘔吐物的袋子,只好硬吞回肚子,那種感覺實在太噁心了,我一出站就趕忙找地方漱口,希望現在正在閱讀文章的你不是一邊在吃飯,不然應該很想踹我兩腳吧!

原來生病是會被歧視的

我剛提到有時候常會一陣狂咳,在搭乘公共運輸時,遇到這樣的情況很尷尬,雖然已經戴上口罩,但我無法向周遭的人解釋:其實我戴口罩並不是因為感冒或流感會傳染別人,而是因為罹患癌症抵抗力差,怕被別人傳染而生病。旁邊的人聽到我一直咳嗽,大致會有以下幾種反應:1)轉頭看我幾眼,行注目禮;2)發出不耐煩的聲音,如仄仄;3)起身換座位:常常在一連串的咳嗽後,發現周圍都已經淨空了。這些都不打緊,我還可以承受,誰叫我自己沒辦法控制呢!但前兩天在捷運上,我竟然因為狂咳而被一位大嬸瞪,可能是因為也沒空位可換,她只好坐在原位上,然後氣呼呼地瞪了我好多次,Cincia向來不是個敏感的人,實在是大嬸表現地太明顯了,我可以感覺到帶著殺氣的雙眼盯著瞧,讓我不注意都不行。但這又能怎麼樣呢?就只能啞巴吃黃蓮,把苦往肚裡吞了。

一公升的肺

這個標題會讓我想到『一公升的眼淚』那部賺人熱淚的電影,記得當初看該片時,女主角儘管得了不治之症,仍展現出對生命的熱情並奮力對抗病魔,我幾乎是從頭哭到尾,佩服她那求生存的毅力與勇氣。你若問我還想重溫一下劇情嗎?我拒絕,我害怕自己會將主角的故事投影到自己身上,然後掉入自憐自艾的自導劇本中。所有悲觀的想法撤退~撤退(啊是在驅魔嗎?)

和前兩回不同,這次是在門診抽肺積水。一聽到門診抽肺水,我以為是看門診時主治醫生幫我抽,所以當廖醫師說幫我安排隔天一早抽肺水時,我很訝異地問他:不是現在在這裡抽喔?!結果廖醫師大笑說:如果在這裡抽,我接下來的病人都不用看了。然後他又自顧自地說:10多年前就可以幫你抽,那時候我的技術可好的呢!連5c.c.都可以抽出來。(雖然我心裡os:5c.c.的肺水抽幹嘛?)我再問:這樣我的右肺不就一半泡在水裡,泡久了會不會怎樣?廖醫師回答:不會,不用擔心。這樣的答案是能滿足我打破沙鍋問到底的個性,等下星期再來問清楚一點。^^

然後,翌日一早我乖乖前往超音波室報到了。這次抽出的肺水有近1,000c.c.,比前兩次都多,顏色一樣是深褐色,朋友說看起來很像烏龍茶。抽完肺積水我直接進公司上班,同事紛紛詢問我怎麼不多休息點,但其實身體已經適應了這樣程度的不舒服感,因此覺得可以承受得住,等以後再多抽幾次,可能會覺得抽肺水就像抽血一樣是家常便飯,沒啥好擔心的。不過抽肺水既要打局部麻醉還要簽同意書,也必須有親友陪伴就醫,所以還是有一定程度的風險存在。

3rd肺水  

 

Cincia(星希亞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