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下文字是之前在家休養時所寫,不過事隔一年,現在看起來覺得好陌生,感覺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情了~該不會哪天還覺得是發生在別人身上的事情吧?!這時候才發覺,原來健忘有時候不是件壞事,能把不愉快的記憶很快拋到腦後,盡情享受當下生命的美好~

 


2012/9/24-10/12 第三次住院

9/18出院後,在家裡休養等候通知打化療,此時雖有服用藥物,但都只是抑制症狀,而不是針對病灶治療,也因此,身體的不適感益發加劇,常常一咳嗽就是10~20分鐘停不下來,晚上也無法平躺入眠。家裡不像醫院有電動病床,可以調整床鋪傾斜角度,因此我只能用多個枕頭堆疊起來,讓自己比較好睡(平躺著就會一直咳嗽),但通常還是得依賴氧氣機才能入眠。*感謝三姊友人捐贈的氧氣機。

後來甚至開始連續發燒,家人心急了,打電話到台大護理站詢問,護理站的回覆是建議透過急診管道住院。故9/24去台大掛了急診,當然當天沒辦法立即有病床,因此在急診室待了一晚,整晚幾乎完全無法入睡,小小的急診休息室躺了10來位病人,不時傳來其他病人的呻吟聲,我想自己幾乎沒有間歇的咳嗽聲也干擾了別人吧!幸而隔日終於等到病床,我又回到胸腔內科7A病房,有種終於得救的感覺!

肺積水

咳嗽益發嚴重,醫生說是因為肺積水變多了,需要進行引流,簡單來說就是將肺部的水抽出來;住院醫生先推來一台超音波機,確認”打洞”的位置,打了局部麻醉後,便從背部開始引流。此時我媽咪說她不敢看就跑到窗戶邊,我自己也看不到,所以很難描述那個畫面,但其實整個過程不大痛就是。一抽抽了近800c.c.的肺水,醫師將抽出來的肋膜積液拿去化驗,在其中找到惡性細胞,確認是惡性肋膜積液(malignant pleural effusion, MPE),只要出現MPE則肺癌分期歸類為第四期。

嗎啡止痛

隨著身體狀況每況愈下,止痛藥也由可待因(Codeine)換成了嗎啡(Morphine),嗎啡的止痛強度是可待因的6倍,且嗎啡能抑制咳嗽反射,達到鎮咳的效果。我想很多病人會跟我一樣,聽到醫生叫你吃嗎啡時,會擔心藥物成癮的問題,我也說出了我的擔憂,醫生解釋說:在『正確使用』下,成癮的機率極低,但卻可以大幅減輕疼痛感,提昇生活品質。醫生開立的劑量為10mg/tab,每6小時吃一次。

<Morphine>

2013-11-08 22.41.35  

第一次吃嗎啡時,有種天旋地轉的感覺,頭超暈的,而身體的疼痛感確實明顯的減輕了不少,但我原先以為會產生幻覺,哈!電視看多了,以為吃毒品就會出現幻覺,但事實上吃嗎啡並沒有,虧我還事先交代媽咪說等一下我可能會胡言亂語,要她不要搭理我。吃嗎啡最常見的副作用是便秘,因此醫生通常會同時開立軟便劑,住院醫生讓我吃氧化鎂(MgO),但後來看到有書上建議可以請醫生開立過氧化鎂(MgO2)對癌症病人更好。

註:嗎啡和鴉片、海洛因、古柯鹼均屬於第一級毒品。

止痛藥相關網路訊息:http://medicine.commonhealth.com.tw/page03_n02.htm

腳水腫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這次住院還出現了可怕的症狀 - 腳水腫,雖然這不會讓我感到疼痛,但看到自己的腳腫得像兩個大『麵龜』,總是不免一陣擔心。主治醫生說可能是缺乏蛋白質所引起,但這不是很嚴重的問題;雖然醫生這樣說,但爸媽仍然不放心,要求醫師看有沒有什麼方式可以治療。最後在醫生的建議下自費施打"白蛋白",連續三天共打了九瓶,花了一萬多元,但水腫的情況仍未見改善,我開始懷疑是否真的是因為缺乏蛋白質才引起水腫?後來主治王醫生跟我說:白蛋白是由人的血液萃取出來的,所以和輸血一樣有風險,只是風險比較低。天阿!這麼重要的資訊怎麼沒有早一點跟我說,如果知道來源是他人血液中,我一定拒絕施打,以前就常聽到有人因為輸血染上疾病,所以我一直以來對於輸血這件事就很排斥,但這次莫名奇妙承受了相似的風險,而且還花了不少錢,真是無言...... 

9/28 第一次化療

第一次打化療的心情是有點既期待又怕受傷害,期待的化療藥物有效,身體的痛楚可以減輕;然一方面又擔心化療的副作用,之前聽聞到都是說打化療很辛苦,一言以蔽之就是"生不如死",光是聽到這些難免覺得有些緊張。但期待的成分還是居多,我心裡自知再不趕快治療身體就被癌細胞擊垮了。

愛寧達只需要打10分鐘,Cisplatin(順鉑)要打兩小時左右,但因為打鉑金類同時要施打大量的食鹽水(2,000c.c.),故整個下來施打過程約耗時4.5小時。施打過程心中很平靜,我很專注在感覺身體有什麼變化,但其實注射當下並沒特別感覺,除了化療藥劑需使用Timer來控制外,整個過程和吊點滴差不多。

鉑金類藥物的副作用約在施打後24-72hr發生,主要會造成嚴重的嘔吐、食慾不振。果不期然,化療隔天中午我開始感到不舒服,也算不清楚吐了幾次,到後來連膽汁都吐了出來;但為了補充養分,吐了還是得吃,吃完又開始吐,就在這樣痛苦的循環中度過了幾日。

相較於順鉑,愛寧達副作用小很多,但會讓皮膚變黑、暗沉,廖醫師事前並沒有跟我提到這個副作用,是在照鏡子時覺得自己愈來愈黑,起初還以為是自己錯覺,後來詢問醫生才知道這是愛寧達的副作用,還叮嚀我要做好防曬,不然會愈來愈黑。昏倒~以前費盡心思在美白,這下全都白費了,真該省下那些錢才對!媽咪在旁邊冷冷說道:「都什麼時候了妳還管黑不黑,命要緊,能治好最重要!」這我當然知道啊!但女人總是會在意自己的外表的啊!嗚嗚~整個人愈來愈黑,之後在黑暗中請用力找尋我了!

不施行心肺復甦術(Do Not Resuscitate)意願書

某日,住院醫師拿DNR來給我簽,也就是俗稱的「放棄急救」同意書,住院醫生解釋:要趁意識清醒的時候自己決定。這點我同意,我個人也是不贊成靠插管或呼吸器來維持生命,那樣活著一點意義也沒有,自己受苦就算了,對照護的家人更是身體及心理的磨難。

看到意願書上面的文字本人XXX,罹患嚴重傷病,經醫師診斷認為不可治癒,且有醫學上之證據,近期內病程進行至死亡已屬不可避免”,淚珠在眼眶中打轉,感覺自己的生命即將走到盡頭了。到底還能活多久呢?我問主治醫師,但總得不到答案,廖醫師只是回答我:每個人狀況都不同,想做什麼趕快去做就對了。簽同意書的時刻,心情有些低落,我告訴媽咪:我簽了放棄急救同意書,如果哪天我真的病危,妳千萬要照我的意願喔!沒想到我媽咪竟然想不想就回答:管你的勒,我一定要叫醫生想辦法救妳,做一個母親的怎麼可能就這樣看女兒離開。母親落淚了,我的眼淚再也止不住潰堤而下,我們分坐在病房的角落,兩人開始沉默,也不去接觸彼此的眼神,氣氛很沉重,連周圍空氣也像是凝結般.....這個話題從此再也沒有在我與母親的對話中被提及。

2013-11-10 21.35.00    

在病況穩定後,10/12辦理出院回家休養,這次在醫院住了三個星期,能回家真好!!

【後記】

後來和住院醫師(小尤)成為了朋友,他告訴我,其實我那次住院狀況很糟,他們在開會討論時都覺得我快不行了,病情惡化得太快,很多案例病人都這樣就走了,幸而我最終撐過來了可能真的是因為我年輕體力好,不然現在大家就看不到這篇文章了。呼~真有種鬼門關前走一遭的感覺~

文章標籤

Cincia(星希亞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