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少人應該都有過這種經歷,當你勸朋友戒菸戒酒的時候,他往往會回應你說,很多人從年輕就菸不離手酒不離口,現在都年過70了,身體還是一樣硬朗,我何必要戒呢?甚至有些朋友還會調侃我說:「看妳都不菸不酒,結果卻得肺癌四期,那我不如好好享受一下,反正會不會生病都是命中註定。」星小編頓時有種「好心被雷親」的感覺。

這就是典型的「倖存者偏差」(survivorship bias)。很多人抽菸喝酒數十年仍然健在,不能證明抽菸喝酒對健康無害,因為你沒有看到更多你不認識的人,因為長期菸酒不忌,早就不在人世,而死人是不會說話的。同樣是肺癌,像我這樣不菸不酒的女性多半罹患肺腺癌,而吸菸者容易得到小細胞癌,是最快速侵襲生長的肺癌型式,故治癒機率並不高。

倖存者偏差有一個知名的案例是發生在二次世界大戰期間,美國統計學家沃德教授(Abraham Wald)被授命研究《如何降低飛機被擊中的機率》的命題。沃德教授研究發現:機翼是最容易被擊中的位置,而飛行員座艙和機尾則是最少被擊中的位置。(示意圖如下,來源:維基百科)

倖存者案例.jpg

依照當時的航空技術,機器的裝甲只能局部強化,以避免過重。那該加強機翼還是飛行員座艙和機尾呢?軍方指揮官認為既然機翼最容易中彈,當然應該加強機翼的防護,而沃德教授則建議應該增加飛行員座艙和機尾的防護。

沃德教授認為指揮官的判斷就是犯了「倖存者偏差」這個邏輯歸因的錯誤。從統計觀點來看,被多次擊中機翼的轟炸機,依然能夠安全返航,而在飛行員座艙和機尾的位置,發現很少中彈。那並非真的不會中彈,而是一旦中彈,根本就回不來了。後來事實證明教授的建議是正確的,聯軍轟炸機被擊落的比例顯著降低。所以說看不見的彈痕卻最致命!

場景換到重症治療上。一位罹患晚期癌症而痊癒的患者,現身說法宣稱自己用某種民俗療法或偏方成功抗癌,也出示了醫院的檢查報告證明,一開始你有戒心,認為對方一定是來騙錢的,但他隨即表明自己的分享是完全免費,只是本著幫助他人的心,將自身抗癌經驗告訴其他癌友。你聽了會不會心動而想學習他的作法呢?星小編覺得自己都可能會把持不住,哈~

我們總會聽到很多神奇偏方,或是什麼江湖神醫,相比之下,較少人主動談論哪間醫院的某醫師醫術高明,堪稱華佗再世。

為什麼偏方在「倖存者偏差」上表現得較明顯?

原因很簡單,因為大多數人對醫院有較高的期望值,理所當然地認為,去醫院就能一定能把病治癒或控制住。所以在正規醫療下得到有效治療,很少有人會主動宣傳這間醫院的好,因為一切都是那麼順理成章;反之,如果治療效果未達預期,失望和不滿的情緒便會油然而生。

相較之下, 一般人對於偏方、另類療法的期望值較低,通常都是抱著試試看或是「死馬當活馬醫」的心態,就算沒有效果,因為本來就是死馬,也就認為合情合理而不會到處傳播。但如果真有效果,就算只有一點點,當事人極有可能會四處宣傳。因此,哪怕100個人中,只有1個被這個偏方治好或改善病況,那個人就變會成為該偏方的「免費代言人」,為它四處宣傳。

請記得,當有人宣稱他因為偏方得救時,其實背後可能有更多因此受害的人,是無法站出來為自己說話的。所有奇蹟故事描繪給我們的圖像從來不是全貌。

最令人感到遺憾的是,有些病患罹患的是可被現代醫學治癒或有效控制的疾病,但他們捨棄真正能醫治他們的正規醫療,選擇使用偏方,直至病入膏肓後才回頭尋求正規醫療,這個階段往往原先有效的正規醫療也幫不上忙了。

你要讓自己的身體去給那些毫無科學依據,粗糙且具有強烈危險性的偏方做試驗嗎?接受現有的正規治療,才是經過科學方法驗證,最可靠的抗癌方式。

文章標籤

Cincia(星希亞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