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次入院

此次住院主要目的為檢查癌細胞有無移轉,判斷期數後才能決定治療計畫。入院當天也進行了EGFR基因篩檢,若確定是EGFR基因變異,建議第一線就可以用標靶藥物(愛瑞莎、得舒緩)治療。化療主要是針對全面性的肺癌患者,不受限於上皮生長因子受體(EGFR)突變與否,而標靶治療則只適用於上皮生長因子受體(EGFR)突變的患者。

此外,因肺癌容易移轉到腦部、骨頭兩部位,故醫生安排了骨骼掃描和腦部斷層。長庚王醫師建議我要求做正子攝影(PET),確認癌細胞是否有移轉,而這項檢查健保是可以給付的;但台大醫師卻表示健保申請一定不會通過,沒有必要一定要做正子,我也不清楚兩間醫院為何標準有差,和家人討論之後,還是決定在台大自費做正子攝影比較安心,自費檢查費用42,000元。Ps.做正子攝影檢查就不需要進行骨骼掃描了,但腦部斷層還是有需要的。

而這次住院多了一位主治醫師–廖唯昱,是一位風趣且健談的醫師,後來我才知道他是台大肺癌的權威。(其實我有上網查一下廖醫師的資料,有網友說他在台大是出了名的兇,我倒沒有這種感覺,每次提問他都很有耐心地一一回答我,真的是一位值得推薦的好醫師!)

分期檢查結果

原先想說自己應該是3b期,因為除了嚴重咳嗽、對側淋巴結腫大之外沒有其它症狀;但結果發現癌細胞已移轉至對側的肺葉,故醫師判定為第四期,這就和多數肺癌病患一樣,發現時就已經是末期了。
<正子攝影:框起來的地方兩側肺葉都有亮點,也就是都有癌細胞>


<正子攝影:兩側脖子的淋巴結也都出現亮點>


決定治療計畫

醫生說沒有辦法開刀,總不可能把我兩邊的肺葉都切除吧!只能靠化療或標靶來治療(一般而言3a期前才能開刀)。等了一星期,9/14基因檢查結果終於出來,確定非EGFR基因突變,因此沒辦法吃標靶藥物,當時真想飆髒話,老天對我也太好了點,連標靶也不能吃,除了化療外沒有其他選擇!廖醫師對我說明了治療計畫,第一個療程會施打化療藥物Alimta(愛寧達)合併Cisplatin(順鉑)。健保局核准化療藥物下來大約需要一星期,因為身體狀況日漸惡化(此時走路已需要人攙扶,體重也明顯下降),本來打算第一次自費打化療(搶時間治療),然而注射愛寧達要在一星期前打B12,即使要自費也要等一星期,故便放棄了自費的想法。

這裡我覺得台大作業流程上其實有改進的空間,B12一開始就可以施打,不需要等待EGFR篩檢結果出來,就算後來篩檢結果可以吃標靶藥物,多打了B12對人體也不會有害,但若是像我一樣不適合吃標靶,卻可以提早一星期開始接受化療。

9/17植入人工血管

決定使用化療後,便安排了人工血管的手術。植入人工血管算是很小的手術,為什麼我這樣說?因為手術的過程都還可以聽見醫生在閒話家常,差點我都想加入一起聊天。手術採局部麻醉,整個過程約30分鐘,共縫了5針。(ps.8個月後手術的疤痕已經淡很多了,有沒有覺得看起來像一把小吉他呢!)

9/18 出院

人工血管手術隔日,醫師告知要我可以出院等候通知,化療藥物批准下來會通知我,故9/18就辦理了出院手術。

後記親朋好友的關懷是最好的安慰劑

許多親友知道我罹癌的消息都十分震驚,因為向來我都是健康寶寶,無不良嗜好,也很喜歡戶外活動(好啦!我必須承認我有時候很晚睡,但這也是多數年輕人的習性吧!)。這次住院,因為已經確診,許多親朋好友、主管同事都前來探視,訪客絡繹不絕,窗台上抗癌、養生相關書籍一下子也堆高了起來,隔壁病床的看護還問我說:你訪客也太多了,這樣你有辦法好好休息嗎?但我向來喜歡熱鬧的氛圍,尤其在這種時刻,我更無法享受獨自一人孤寂的滋味,謝謝所有關心、陪伴我的朋友。

除了家人無微不至的照顧,死黨小琪、笨瑜也幾乎天天下班就往醫院跑,幫我蒐集了許多相關資料,甚至還做了一本抗癌筆記給我,也替我記錄了整個就醫過程。親友的關懷真的是最好的安慰劑,因為我知道,這條抗癌的道路上,我不是孤單一個人

延伸閱讀那些吃嗎啡的日子

Cincia(星希亞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