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/31

下午回診,一進診間,廖醫師問:「最近身體有沒有異狀?」

「有耶!我最近覺得身體不大對勁,左半邊怪怪的,有時候手會麻、有時候臉麻、連左眼也覺得不大舒服,左半邊和右半邊身體好像是分開的。」我馬上對廖醫師訴苦(一心想討拍拍)。

廖醫師聽完後,反應十分淡定,似乎對我的狀況早有預期。

「腦部水腫又更厲害了,之前不聽話、叫你打癌思停只打兩次,你看現在水腫又出現了。」廖醫師唸了我一下。

2018.7.24影像  

「唉唷~癌思停那麼貴,一直打很傷荷包耶~」我帶點撒嬌的語氣回應。

「現在症狀都跑來了,不趕快處理會有危險。」廖醫師嚴肅地說。

「所以....要再打癌思停嘛?」我問。

「有兩種處理方式,一是開刀把壞死的組織清除,二是再打癌思停,但癌思停就要一直打下去。」廖醫師回答。

「那....如果你是我,你會選哪個?」我又問。

「手術清除比較沒有後顧之憂。我有拿你的片子跟其他醫師討論過,對方也是建議手術清除。」廖醫師耐心地對我說明。

我沉默了好一會兒,廖醫師催促我趕快做決定。

「好啦!那我選手術。」我回應。

廖醫師馬上請護理師幫我掛神經外科曾漢民醫師的門診,但只能掛到下周三,本周三(也就是明天)的門診掛不進去。

「你明天不管用什麼方法,一定要掛到曾醫師的門診給他看。自己去排隊或請家人、朋友幫忙都可以。」廖醫師強硬的口吻說道。

我心想:什麼!!無論如何要掛到號,這也太強人所難了!要是真的排隊也沒掛到號,難道要我去診間門口跪求加號嗎?

不過廖醫師都交代了,不論如何,明天還是要盡力去掛到曾醫師門診。(<-- 廖醫師!我也是有聽話的時候喔!)

剛好這天大姊、二姊回家吃晚飯,聽到我述說此事,便自願明天早起幫我拿號碼牌。

8/1

從姊姊手上拿到號碼牌時,內心真的有說不出的感動。是的,抗癌路上,我一直都不是孤軍奮戰。之後也順利掛到曾醫師的門診,號碼01。

曾醫生先一邊聽我陳述病況,一邊研究我的影像資料,說:「這次(7月)腦水腫範圍明顯比上一次(4月)擴大不少耶!有症狀嗎?」

於是我又複述了一遍對廖醫師說的話。同時曾醫師繼續看著片子。

「你的視力應該有受影響吧?!」曾醫師問。

「看東西有點怪怪的,卻又不上來什麼感覺。腦水腫有壓迫到視神經嗎?」我回答。

「嗯!片子看起來可能壓迫到。去看一下眼科,安排"視野檢查"。」曾醫師說。

「你腦內的那顆腫瘤不確定是不是壞死,形狀不夠"毛",有可能還是腫瘤。」曾醫師繼續說。

廖醫師判定是壞死,建議開刀清除壞死腫瘤和積水,所以才要我來找您」我說。

聽完我的說明,曾醫師爽快地說:「那我們就安排開刀吧!不過農曆7月以前已經都滿了,最快要下下周,可以嗎?」

「了解!看醫師安排。」我回答。

後續再詢問了一些手術風險相關問題後,便離開診間。

8/7

在蔡俊明主任的協助安排下,一早前往北榮找核醫科林可瀚醫師,進行腦部MRI/PET檢查,目的是要"確認腦部腫瘤是死是活?",兩者的處理方法會有所不同。

腦部MRI/PET檢查結果:確定腫瘤壞死(和廖醫師原先判斷一樣)

--> 廖醫師和蔡主任都認為,手術切除是最佳處理方式

下午回廖醫師門診跟他說明MRI/PET檢查結果,廖醫師因判斷正確而顯露出得意貌。-->

同時也向廖醫師報告腦部手術排定日期為:8/16住院、8/17開刀。

(左下的照片可以清楚看到腫瘤已經沒有亮點了)

IMG_0965  

圖片來源:Taipei-VGH, 08/06/2018

8/8

再次回到曾醫師門診。曾醫師看了腦部MRI/PET檢查的影像後,開心地說:「那看起來腦部腫瘤是壞死的,那也不急著開刀,可以再觀察看看。

我感到又驚又喜,想再次確認,問:「真的嗎?真的可以先觀察?可是我的主治醫師說要開耶!

「我是認為可以再觀察,你有安排下一次的MRI了嗎?」曾醫師問。

「有啊!廖醫師都很早就幫我安排了,我查一下....10月24日。」我回答。

「那就等下次照完,我們再看狀況決定要不要開刀。」曾醫師說。

離開診間後,心裡開心暫時不用去開刀,雖然我知道只是延後而已,但起碼不是這麼臨時要去住院;可以把工作、和別人約定好的行程都安排好之後,再安心去開刀,這樣比較不會影響到他人。但心裡又覺得不大放心,還是要跟廖醫師update一下狀況,於是趁廖醫師下午門診前去門口堵他。

一見到廖醫師,開心向他報告:「曾醫師說先不用開刀,觀察看看,等下一次MRI的結果耶!」

結果被廖醫師唸了一下:「你只挑喜歡聽的聽,你有狀況最傷腦筋的人還不是我。」

ㄜ...糟糕...惹怒了我的救命恩人,只好拼命裝可憐求饒,最後跟廖醫師說:「那我下周二再來加掛門診跟您討論。」

8/14~15

與廖醫師討論後,考量工作安排及近期出國行程,決先打癌思停控制腦水腫,手術時間會等下次MRI檢查完後,再去找神外曾醫師安排

廖醫師說癌思停愈早打愈好,於是便安排我明天打針(這時候我哪敢再忤逆他)。

癌思停打完後,正常回公司上班。公司同仁都很關切問我要不要回家休息,身體真的沒感覺,但心還蠻痛的就是,荷包又消瘦了不少($43,320/次,預計下個月還要再打一次癌思停,旅費都縮水了,看來只能帶著泡麵追極光...(友人:完全不想同情你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以上是我的最新的狀況,讓所以關心我的朋友知道喔!

Cincia(星希亞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