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有位資深同事L確診為肺腺癌三A期,手術出院後Cincia去家裡探望他,也順便帶了幾本書過去給他參考(圖解肺癌診治照護全書&抗癌就像減肥)。

後來才聽說,他婉拒了多位同事的探訪,所以大家都只能透過電話來表示關心之意;我想他願意讓我去探視,絕不是因為我跟他十分熟識,事實上我倆工作的交集不多,再加上他近年長期派駐大陸,可能一年都沒見到一次面或說上一次話。當然,我去探訪和其他人最大不同的地方在於可以有一些know-how sharing,說實話,我一點也不希望自身的經驗有天要分享給認識的人,真希望周圍的親友、同事們都能健健康康無病痛。

同事L也是在台大就診,一開始掛胸腔外科,主治醫師為陳晉興,都已經開完刀了我問他是哪種肺癌時,他竟然回答不清楚,但確定跟我不一樣;結果…後來打電話跟我說他也是肺腺癌…這邊Cincia建議各位病友一定要確實掌握自己的病情,就算醫師沒說明清楚自己也要主動開口詢問,千萬不要不好意思。有病友跟我說,每次準備問題去見醫生,但往往一進到診間就忘記詢問,只好又把問題帶回家。Cincia也發生過,一見到廖醫師聊起來之後就忘了要問什麼(os..不要提醒我到了該吃銀杏的時候了),所以後來我都會寫在記事本上,逐一詢問醫師。如果臨時有問題想要諮詢,建議大家可以善用醫院”個管師”的服務資源,透過專屬的個管師來協助詢問醫師建議或臨時掛號,都是非常方便的。

說到個管師,其實Cincia與分派給我的個管師幾乎沒有互動過,倒是藥物試驗計畫的史姓研究助理給了我許多的協助;今年一月急性肝炎也是透過她緊急聯絡廖醫師,隨後立即轉診台大,無法想像如果繼續再施打克流感的話會發生什麼事情~所以啦!參加研究計畫除了享有免錢的藥物,還有等同於專屬醫護人員的照護,真是一舉兩得啊!(怎麼突然對藥物試驗計畫歌功頌德了起來,又離題了~ㄜ:P)

手術完後,同事L轉診腫瘤醫學部的林宗哲醫師,本來Cincia建議是不是選擇跟我一樣的廖唯昱醫師,這樣我們好有個照應;但同事表示都安排好了,就照醫師的安排。好吧!既然當事人都這樣講了,Cincia也尊重他的決定,我想台大的醫師素質都很高,應該也不會是太大的問題。(但要是我的話應該就會去指定了吧!他實在是太老實了)

林醫師說要打化療,同事L便四處打探癌友施打化療的狀況,然後愈聽愈慌張,對化療充滿了恐懼,甚至還擔心到失眠,怕自己撐不了化療這一關。在我分享之後,L說我是極少數幾位帶給他正面力量的人,聽到這點,Cincia真的覺得很欣慰,或許帶給他人正面能量是老天賦予我罹癌後的使命吧!那我要繼續加油,持續散發正面能量給各位病友&眷屬。

我不能說化療不辛苦,打6次愛寧達併用順鉑也讓我吐到昏天暗地(後來單打愛寧達就幾乎沒太大副作用),但若一時的辛苦可以換來健康的身體狀況,這一切就都值得了,因此再怎麼樣也要咬牙撐下去。

不過其實有看Cincia前面文章的朋友都知道,我那時候狀況很危及,胸腔內科病房開會討論都不看我好,連『放棄急救同意書』都拿出來要我簽了,那時候唯一的希望就是化療,因此我每天都在期盼可以趕快施打;幸而Cincia對化療藥物的反應很好,癌細胞逐漸被控制住,體力也終於慢慢恢復。但有些病友的狀況不一樣,ex. 病友老陳跟我說過:肺腺癌本身從來沒帶給他任何不舒服或疼痛,唯一不舒服只有打化療(愛寧達+順鉑)的那段期間,不然他根本沒有其它症狀,連咳嗽都沒有。ps. 老陳是肺腺癌第四期,目前吃ALK標靶藥物中。

有病友問過我:正值人生黃金時期卻罹癌,而且是死亡率最高的肺癌,一定會覺得怨天尤人吧!怎麼調整心態的呢?

這問題很難回答,Cincia當初一心只想要活下去,專注於"如何存活"這件事,沒有多餘的心力去怨天尤人,因為怨天尤人對我想達成的目的一點幫助也沒有,不用浪費時間在上頭。如同在打仗時,見到敵軍個頭十分高大威猛,如果此時埋怨我方士兵體型弱小,你想會有任何助益嗎?當然是沒有!!既然遇到問題了,就得設法解決它,積極、勇敢去跟它正面對決,才有勝利的可能性。

希望各位版友不管此時身體狀況如何,一定要堅持到底,Cincia也會與大家一起努力到最後一刻的~:)

文章標籤

Cincia(星希亞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