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有兩隻野雁脫隊了......

 

星期四得知兩位熟識戰友離開的消息,心情十分沉重,一反常態,聽到當下竟然哭不出來,只覺得胸口被重重地一擊,感覺有點難呼吸....

Andrew兄傳訊來問我:你還好嗎?

Cincia:我沒事,我還是會積極過每一天。

Andrew兄:沒事就好!開心地活。

想起去年10月從北京回國,在機場接到小炎的簡訊(因大陸封鎖Line軟體),告訴我老大已經沉睡了。Cincia從機場一路哭著到家,很難接受幾天前我跑去台大探病,還跟老大說:你要趕快好起來,帶小炎去度蜜月,她照顧你真的很辛苦。兩人間的對話還遊蕩在耳邊之際,我親愛的戰友卻當天使去了...

於是我開始思索,為什麼自己這次沒有哭?一位是Cincia第一個見面的戰友老陳、一位是要好的Joyce姊的母親,難道我已經漸漸接受"死亡是常態"了嗎?難道我的心已經麻木不仁了嗎?

Cincia傳訊給Andrew兄:我好怕有天我會變得麻木,對死亡這件事....

Andrew兄:對死亡麻木沒關係,只要知道為何而活就好。

這話說得真好!!人要知道為何而活,而不是渾渾噩噩過日子。

以前聽過這樣一句話:『人生最大的悲哀,就是臨終前發現,過去自己竟沒有用心去活。』這對我影響很深,所以Cincia一直以來的生活態度就是"努力工作、用力去玩",當然可能太過於操勞自己的身體,以致於它以激進的手段向我提出抗議。即使罹癌了,也絕不表示人生從此由彩色變成黑白,配合醫師積極治療、改變自己心態、飲食、生活習慣,一定有機會能取得平衡點,依舊恣意揮灑生命的色彩。

當晚失眠了,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,淚水不斷滑落浸濕了枕頭,原以為已經麻木的心又感覺到揪心的疼痛。

 

這一路走來,不時會聽到戰友離隊的消息,儘管不特別去想起,與他們的互動的畫面仍有時會盤踞在腦海。

人生的旅途中,我們常有機會遇到不同的人,有時也會結伴而行;然而,有相遇就有別離,最終還是會有說再見的一天......

有時候的再見,只是兩個人選擇了不同的道路,有可能哪天會再次碰頭;而有時候會有朋友跑得很快,一下就跨越了終點線,這時候的再見,真的就成了永別。

 死亡本來就是人生該面對的課題,我離隊的戰友們,你們該打的仗已經打完了,再也沒有病痛了,就好好沉睡吧!

小炎說:雖然親愛的他們軀殼不堪使用了,但他們的靈魂自由了,可以好好休息,對我們來說像是睡著了,而且是以另一種型式陪著我們。

 

安寧照顧基金會有出版一本書推薦給大家『如果有一天,我們說再見

本來Cincia想去圖書館借,沒想到預約人數超過20個人,實在太熱門了;後來有板友留言跟我說基金會的官網上就可以逐篇瀏覽,Cincia已經全部看完了,也在此分享給大家喔!-->進入安寧照顧基金會網站

Cincia真的很感謝周圍有這麼多親朋好友的陪伴和支持,謝謝你們一直以來給予我的愛和包容。

如果哪天輪到我說再見,千萬不要為我感到難過,因為Cincia一定是笑著離開。(如果有告別式的話,照片記得幫我挑美一點的,不然Cincia會不開心XD)

寫這些好像太嚴肅了,不符合我平常的風格,我得加緊腳步實現我的wanted list比較有建設性一點。:)

各位戰友們,傷感過後,我們還是要收起眼淚,展開翅膀、繼續勇敢前進!!

野雁夥伴們~我們一起努力往前飛吧~

Cincia(星希亞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