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星期三(2/4)回診,走進診間時心情一派輕鬆,因為正準備跟醫師分享過年要去哈爾濱看冰雕的喜悅...

(這樣講好像也不是很正確,Cincia每次都先認定自己沒事,連確診前那時候也是這樣,太樂觀的獅子座個性,雖然有時難免還是事與願違,起碼"白擔心"可以少一點就是!)

沒想到廖醫師看到我就說:怎麼辦呢?可能要做電腦刀了....

Cincia:ㄜ....怎麼會這樣?腦部腫瘤長大了嗎?

廖醫師:看起來是這樣,有一些變化。

Cincia:那肺部呢?肺部沒問題吧!

廖醫師:肺部看起來很好。

然後廖醫師又仔細看了片子一會兒,接著拿起手機打給他熟識的影像科醫師(?這是Cincia猜的啦!廖醫師沒有跟我說打給誰)

廖醫師請電話那頭的朋友幫忙看一下我的片子,然後兩人討論了一下,聽起來好像對方也覺得腦部腫瘤有變化。

於是廖醫師立即安排我去會診放射腫瘤科許峯銘醫師,請他幫我評估是否須用電腦刀治療;去之前還囑咐我:你要聽許醫師的話,他說要做電腦刀就要做,如果他說不用做那我們就再觀察。(吼~完全當我是小朋友嘛!我難道會跟醫生討價還價嗎?親友猛點頭)

許醫師的病人很多,在診間外等了好一陣子,本來還想找研究助理去喝杯咖啡放鬆一下心情,無奈因為不知道跳號順序只好乖乖在診間外不敢遠離,然後研究助理很貼心幫我禱告,希望我可以有好消息,真的很謝謝她這麼貼心!

一個半鐘頭過去了,終於輪到我了~帶著一顆忐忑不安的心走進診間,首先大致說明了一下我的病況及治療過程,然後就是等許醫師看了片子。

診間非常的安靜,Cincia也不敢出聲,摒氣凝神在等待醫師的宣判.....

許醫師:你會感覺到頭昏或頭痛嗎?

Cincia:不會阿!

許醫師:你的腫瘤都還很小(0.2~0.3cm),位置看起來也不會有立即的危險,因此建議可再觀察。

然後許醫師問研究助理:她多久追蹤一次腦部MRI?

研究助理:2個月照一次。

許醫師:比一般人頻繁多了,這麼常照,有什麼變化可以必較立即掌握,我們可以下次再看看,有時候影像的檢查難免有誤差。

Cincia:真的嗎?會不會突然長很快,或長到比較危險的地方?ex.腦幹的位置。

許醫師:電腦刀所處理的是"現況"看的見的腫瘤,如果長到比較危險的地方,那就是新的腫瘤了,這點就算現在做電腦刀也沒有辦法預防。

Cincia:所以現在不做不會怎麼樣吼?

許醫師:你的腫瘤都很還小,如果是超過1cm腫瘤,我們就會來考慮要不要趕快處理,因為1cm時候處理和2cm處理起來是有差的,愈大當然傷害可能會比較大。

(許峯銘醫師真的很有耐心,我好像鬼打牆一直問如果移轉到腦幹的問題,因為想到Jane的案例,但他一直不厭其煩跟我解釋就算做了也不保證不會有新的腫瘤亂長,真的就只能祈禱腦部腫瘤乖乖聽話不長大、不亂跑)

呼~看完出來,總算鬆了口氣,本來都已經抱著要做電腦刀的心情了...所以目前就繼續再觀察,起碼可以過個安穩的農曆年。:)


這星期輪到三姊看廖醫師門診,因為她有久咳不癒的問題所以半年來追蹤一次。

廖醫師還問我姊:你妹真的要去哈爾濱喔!

三姊:對阿!你不是跟她說可以去?

廖醫師:我說不要去她會聽嗎?妳妹你不了解她嗎?

三姊:你如果說不行,我媽就會阻止她了啊!

廖醫師:我說不行她也不會跟你媽說啊!

三姊:ㄟ....不會啦!她不會騙人啦!

(以上這對話實在....該說廖醫師摸透我了嗎?XD)

 

文章標籤

Cincia(星希亞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