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場與腫瘤的戰役自2012年 9月開打,至今仍持續激戰,看來是場長期抗戰無誤。

去年中因為敵軍入侵要塞(腦部),我方以地毯式轟炸來對應(全腦放療),本以為敵人已被全數殲滅。。。

卻又發現還有餘黨殘留,該怎麼對應??又再一次考驗著我方的智慧......


昨日回放射科許醫師門診,一進診間就感覺許醫師的臉色較為凝重,不若平常那樣笑臉迎人。

我隱隱感覺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氣息,詢問:「上星期腦部MRI的片子有怎麼樣嗎?」

「大部份的腫瘤都縮小了,只是有一顆腫瘤有變大。」許醫師開門見山告訴我。

可惡!!上次全腦放療沒有殺乾淨嗎?腫瘤也實在太頑強了....

「長多大了?在什麼位置?」我壓抑內心的驚恐,繼續詢問。

「在顳葉的位置,現在大小差不多1cm,建議以電腦刀來處理」許醫師說。

註:顳葉主要功能聽覺,而且主管語言與長期記憶,尤其是語言的長期記憶  

IMG_3763

「真的確定是惡化嗎?可不可以等到下一次檢查結果,再決定如何處理?」我問。

「影像上是變明顯了,當然也有可能是腫瘤發炎導致看起來變大,但電腦刀處理1cm以下腫瘤副作用較小,所以我會建議下個月就用電腦刀處理掉;我有把你的片子拿去和其他放射科醫師討論過了,他的看法也一樣。」許醫師回答。

「電腦刀副作用沒有全腦放療大,對吧?!」我又問。

「照理來說是這樣沒錯,不過有5-10%的人會引起腦水腫、發炎及頭痛的副作用」許醫師說。

「下次檢查是3個月後,腫瘤如果真的惡化的話,會長很快嗎?」我再問。

實在不想又對腦部做放療啊!!儘管這次是局部放療,但每做一次就是傷害一次,好掙扎啊!!

「這很難講耶!狀況差異很大,如果你要等下次檢查結果也是可以啦!只是我想下個月就抓你來打(電腦刀)」許醫師笑笑說道。

「我覺得先排三個月後的檢查,要不要做電腦刀我還要再和廖醫師討論看看。」我說。

「好啊!你再和廖醫師討論看看」許醫師答道。


走出診間,正在煩心該不該做電腦刀時,突然有人走過來:「不好意思!請問妳是Cincia對嗎?」

「是!我是Cincia~」我說。

「可以請妳幫我簽名嗎?」說完從包包裡拿出我的書。

「也太厲害了,妳竟然隨身帶著?」我驚訝問道。

「平常比較忙,來醫院等候看診比較有時間看書,所以就帶了。」她回答。

簽了名,拍了合照,走之前該名癌友家屬說:「妳是我們的精神領袖,一定可以活很久的。」

我內心在苦笑,這位精神領袖正陷入苦惱當中,還不知道怎麼做決定呢......

真是頑強的敵人,該怎麼來對付呢?

【3.10 最新消息】

廖醫師來電,告知他已經研究過我的片子,也和其他醫師討論過,覺得應該不是惡化,建議暫不處理!

另外他也擔心再用電腦刀下去,對我腦部的傷害很大。

所以結論就是繼續觀察~暫時先按兵不動囉!

(真的很感謝廖醫師這麼用心照顧病患,不虧是我的守護天使XDDD)

文章標籤

Cincia(星希亞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8) 人氣()